2007-06-24 | 《门》第三部(6)
类别(午夜惊魂{长篇}) | 评论(0) | 阅读(65) | 发表于 17:22


  只要一条狗咬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有可能反过来去咬那条狗。

  这天晚上,米嘉、伏食、作家都在别墅里。

  米嘉把作家从卧室里叫出来,想跟他谈谈下一部恐怖小说。

  根雕茶几上,放着一个摩卡壶,伏食正在用它煮咖啡。

  米嘉问作家:

  “那部关于狂犬病的恐怖小说,你写到什么程度了?”

  “一大半了。我速度快,一天10000字。”

  “一定要注意口语化,过去你讲的故事,总让人感觉是在读小说。”

  “我意识到了。”

  “另外,我们应该调查一下,午夜节目观众的男女比例情况,这个对我们很重要。”

  “我只知道,我的读者90%以上是女性。”

  “女人的胆子应该更小啊,为什么越怕越爱呢?”

  “这就如同女人对待性的态度。”

  米嘉笑了,眼里射出一种放荡的光:“你们觉得,安全的性和危险的性,哪个更刺激?”

  伏食始终没抬头,似乎没听见。

  作家想了想,说:“……危险的性。”

  “SM?人与兽?”

  “那就不是危险,而是恐怖了。”

  “你认为什么东西最恐怖?”

  “……把全世界的精神错乱者集中在一起,用一种仪器,把他们大脑中的病态影像变成画面,一个个播放出来,那应该是最恐怖的。”

  “就是说,精神错乱最恐怖?”

  “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这样认为,他们更害怕现实中随时可能发生的恐怖。因为他们不可能疯掉,正常和失常离得太遥远了。”

  “过去,我在策划这个节目的时候,搞过一个调查,问题就是——你最怕什么?有人说最怕太平间,有人最说怕野外荒坟,有人说最怕天空出现海市蜃楼,有人说最怕蛇和毛毛虫,有人说最怕吸血鬼,有人说最怕无人的古堡,有人说最怕身边的人突然变得异常,有人最说怕突然失去现有的一切……几乎没有人说,最怕自己突然精神失常,比较贴近的只是,有人说最怕得梦游症。”

  伏食突然说话了:“实际上,一个人精神癫狂,不一定非得受到什么巨大的打击,强烈的刺激。还有一种偶然的情况,任何人都有可能撞上……”

  作家马上就盯住了伏食的眼睛,说:“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。”

  米嘉看了看伏食,又看了看作家,问:“是什么?”

  作家说:“狂犬病。”

  伏食专心致志地煮咖啡,不再说话。

  米嘉惊慌地问:“狂犬病……太可怕了!那条可恶的德国牧羊犬咬过我,我不会得狂犬病吧?”

  作家说:“你不是打疫苗了吗?不会的。”

  米嘉说:“我最怕这种病了。小时候,我家有个邻居,那女孩本来很健康很快乐,有一段时间,她突然变得狂躁,焦虑,恐惧,不能见水,不能见光,不能见风,一见就害怕,脸色苍白,浑身哆嗦,四处狂奔……两个星期之后,她彻底癫狂了,两个嘴角流着涎水,见人就咬。最后一群人把她结结实实地绑在床上,然后躲得远远的,看着她挣扎、狂叫、痉挛……后来,她爸爸回忆起来,十几年前,有一次她曾经被一只小猫挠过一次,当时没有太在意,没想到就挠那么一下,她就被感染了……”

  作家说:“狂犬病毒会迅速破坏神经中枢,这样,精神癫狂就可以传染了,就像伏食说的。”

  米嘉说:“要是一直不死,一直那么惊恐癫狂,那就更吓人了。”

  作家说:“在传染病中,狂犬病的病死率高居第一位,沾上就活不了!去年,西京狂犬病达到了10年来最高峰。”

  米嘉恨恨地说:“应该把狗都杀掉!”

  作家说:“现在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。在西京,参加年检登记的宠物狗就有50万条,每年西京市至少平均有12万人被狗咬伤。杀得过来吗?”

  米嘉说:“除了狗和猫,还有什么动物能传染狂犬病?我得小心点。”

  作家说:“还有兔子和荷兰猪什么的,还有狼,狐狸,獾,熊,黄鼠狼,蝙蝠……”

  米嘉说:“蚊子呢?如果蚊子叮了一条疯狗,再叮我,那我会不会被传染?”

  作家说:“在我查阅的资料中,没看到这样的案例。不过,我觉得有可能。”

  米嘉说:“那就太恐怖了……”

  作家说:“我们能做到的就是——见了狗,躲远点。”

  咖啡煮好了,香气在房子里弥漫开来。

  伏食站起来倒咖啡,高高地看着作家,说:“可是,你不可能防备人。”

  作家看了看伏食,说:“人?”

  伏食慢慢地说:“假如有个人,突然冲到你背后,一口咬住你,你躲得了吗?而这个人就是一个狂犬病患者……”

  作家看了看米嘉。

  米嘉看了看伏食。

  伏食把摩卡壶放在茶几上,盯着作家的眼珠,说:“比如,我现在突然扑上来咬你一口,你朝哪里跑?

  作家哆嗦了一下。

  伏食收回目光,坐在沙发上,端起自己的咖啡,轻轻饮了一口。

  作家不放心地问:“以前,你没被狗咬过吧?”

  伏食看了看他,反问道:“你呢?”

  作家说:“狂犬病最长的潜伏期可以达到30年。每个人都应该回忆一下,小时候,是不是被狗咬过,却忽略了注射狂犬疫苗……”

  米嘉说:“对。我们在播出这个故事的最后,要提醒一下观众。这样,就把故事中的恐怖带到了现实中!”

  伏食哈哈笑起来,说:“每条狗都应该回忆一下,是不是被我咬过。”

0

评论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