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6-24 | 《门》第三部(11)
类别(午夜惊魂{长篇}) | 评论(0) | 阅读(27) | 发表于 17:29


  所有人都没看见,只有你看见了——这是恐怖的。

  但是,所有人都看见了,只有你没看见——这是更恐怖的。

 

 


  这天早晨,伏食把早餐端上桌来。

  面包,火腿,煎蛋,牛奶。

  作家低头盯着双脚,一步步走过来。

  米嘉和伏食坐在餐桌前,一致看着他。

  突然,米嘉笑起来。

  作家停下脚步,抬头看了看她。

  她越笑越厉害,最后趴在了餐桌上。

  作家继续盯着双脚朝前走,一直走到餐桌前,坐下,问:“米嘉,你笑什么?”

  米嘉止住笑,对他说:“你还能不能继续讲故事了?”

  作家说:“我再休息一些日子吧……”

  米嘉说:“也许,我该带你们去看看心理咨询师。”

  你们。米嘉说的是“你们”。房子里只有三个人。

  伏食抬头看了看米嘉,极具深意地笑了一下。米嘉感觉这个笑有点熟悉,想了想,一下又想到了梦中那个毛烘烘的东西,两个笑真的很像……

  她避开伏食的脸,看作家——在米嘉的心里,如果说,这两个男人都不正常,那么,作家并没什么攻击性,只是一个畸形的可怜虫。而伏食不同,他是危险的,就像一个异化的毒虫,他一直蛰伏着,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扑上来,咬住自己的眼皮。

  作家观察了一下米嘉的脸色,说:“谢谢你。要不,让心理咨询师来家里吧?”

  米嘉想了想,说:“也好,那就今天吧。”

  晚上,米嘉真的带回了一个心理咨询师。

  这个人面色黝黑,身材高大。

  米嘉把他带进作家的卧室,连介绍都没介绍,只说了一句:“你们谈吧。”然后就出去了。

  卧室里只剩下了作家和这个心理咨询师。

  心理咨询师没有坐,就在床头站着,他盯着作家的眼睛说:“你讲讲,近来都受到过什么刺激?”

  作家就简略地讲起来:

  在西京大学的见面会上,我认识了一个大学女生,叫顾盼盼。有一天,我听说她被人害死了。接着,就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:

  在刚刚出版的新书上,我的名字被圈上了黑框……

  我在电影厂道具楼拍节目,一个女人披头散发从我背后冒出来……

  我在QQ群里跟读者聊天,出现了一个人,名字叫“目分目分”,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可是,怎么都查不到她的聊天记录。后来我跟她视频,竟然看到了死去的顾盼盼……

  我到西京大学搞第二次见面会,亲眼看见顾盼盼坐在第一次出现的位子上,远远地看着我……

  后来我知道,发生这些事的时候,顾盼盼并没有死。不过,她后来还是死了……

  她死之后,我接到一个没有号码显示的短信,说我再走199989步就到了人生的终点……

  听完之后,这个人说:“对于心理疾病,在哪里受到刺激,就要到哪里去医治。在你误以为顾盼盼已经死了的时候,唯一一次见到她真人,就是在西京大学,因此,你在那里受到的惊吓是最严重的。你要再去搞一次见面会,这样才能消除心理上的阴影。”

  第二天,米嘉上班走了后,作家很偶然地在客厅的一个夹子里,看到了那个心理咨询师的名片——西京精神病院的副主任医师。

  这时,电话响了,是米嘉打来的。

  “今天晚上,公司在西京大学再搞一次见面会,按照心理咨询师的嘱咐,淡化一下你在那里受到的刺激。在这个见面会上,我们将宣布,你在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,马上要复出了。”

  “我不行……”

  “午夜节目必须开播了,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,我们就要物色新人。你听明白了吗?”

  “……好吧。”

  这天晚上,作家走出别墅,数着步子,走向停车场。

  一阵风吹过来,他的喉咙痉挛了一下。

  一个妇人牵着两条小狗走过来,一只像狐狸,一只像狮子,两条狗你咬我,我咬你,玩得很高兴。

  他远远地绕开了。

  钻进那辆灰色桑塔纳之后,他回头看了看,只看到那个妇人的背影,还有狐狸狗的屁股,而狮子狗却朝向他,一双眼睛在长毛的遮挡下,阴森地望过来。

  他把车发动着,开了出去。

  来到西京大学后,公司的人告诉作家,现场都是他们布置的,灯光和音效都费了很大的心思。电视台还来了记者,他们要拍一些现场镜头,回去播新闻。

  作家走进见面会现场时,里面一片漆黑。

  他被人扶到主席台上,坐定,就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:

  “一个月来,深受观众喜爱的午夜恐怖小说家,突然在电视上消失了。那么,他怎么了?他去哪里了?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。”

  学生们在黑暗中聆听。

  “现在,我告诉大家,在现实生活中,老师遇到了一连串的恐怖事件,这些事件跟最近被害的两个同名女生密切相关……”

  现场更安静了。

  “因此,老师受到了强烈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主持人憋不住咳嗽了一声,从音箱里冲出来,特别震耳,她清了清嗓子,说:“对不起……不过,现在老师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重新回到了大家面前!我来数一二三,他就会在黑暗中显形……一!二!三!”

  一束探照灯的光柱,突然照在作家的身上,显出了一张无比苍白的脸。

  刚才,他还能看到台下影影绰绰的人影,现在,光柱之外就是一片无边的黑暗了。

  他慢慢地说:“对不起,让大家久等了。”

  没人鼓掌,这有点反常。

  他继续说:“这次,我在复出之前,要给大家讲一个最恐怖的故事……”

  这时候,黑暗中缓缓响起了很低很低的音乐,听起来让人骨头发冷。白晃晃的光柱离开了他,把他藏在黑暗中,开始滑到台下,慢慢在听众中移动。一张又一张的脸出现在光柱里,又消失在黑暗中……

  全场只有这一束光柱,它照的永远是一个局部。

  光柱移到后面,大部分座位空荡荡的,听众很少。

  白晃晃的光柱再次移回来,照在作家的脸上,他继续说道:“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两个女生,她们一前一后都被杀害了……”

  不知是不是灯光师的原因,这束光柱在作家身上抖了一下。

  “我不说她们的名字,大家也知道她们是谁。她们都喜欢穿一件红T恤和一条绿色牛仔裤,她们的名字一模一样。她们甚至都在这里听我讲过故事……”

  音乐声一下就大了,好像砸碎了一个玻璃瓶子。

  光柱再次照向台下,从前面一颗颗脑袋上滑过,从后面一排排空座上滑过……作家盯着最远最偏的两个座位——还好,它们空着。

  “在她们被害之后,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——她们就在我身边……”

  这时候,光柱已经慢慢移回来,投到了作家身上,台下的人似乎看到了什么,突然响起一片尖叫声。作家听到那个主持人在黑暗中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老师,她们在你旁边!”

  作家的身体猛地一抖,转动脑袋,前后左右看了一圈,什么都没有!

  可是,其他人都看到了!全场已经大乱,大家纷纷朝外逃去——尖叫的声音,哭泣的声音,奔跑的声音,碰撞的声音……

  学生们跑了。

  金像影视公司的人跑了。

  主持人跑了。

  电视台的记者跑了。

  灯光师扔下探照灯,也逃了——那束光柱定定地照在作家身上……

  很快,几个保安就跑进来,打开了灯——空荡荡的T型教室里,只有作家一个人,孤独地坐在讲台上,脸色像个死人。

 
0

评论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