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6-24 | 《门》第三部(16)
类别(午夜惊魂{长篇}) | 评论(0) | 阅读(50) | 发表于 17:35


  他的眼睛一下就冒出了绿莹莹的光。

  他趴下来,慢慢朝里爬去。

  跨过那扇门的时候,他就进入了一个幻觉世界:

 
 
 
  床不见了,落地窗帘不见了,衣柜不见了,梳妆台不见了,地毯不见了,米嘉养育的银皇后不见了……他看到了一片荒原,和米嘉怪梦中的荒原一模一样,一轮冰冷的残月挂在天空,凄冷的风呼呼吹个不停。他顿时又冷又饿,肚子咕咕叫,牙齿咯咯响……

  跨过这扇门,人就变成了狼。

  米嘉突然醒来了。

  他看见了作家在门口朝她笑!

  这个笑她太熟悉了!她陡然想到,这正是怪梦中那个毛烘烘的东西的笑!

  过去,她怎么都想不起是谁在那张毛烘烘的脸上笑,一直怀疑是伏食,感觉有点像,又不太像,现在,她终于明白了——那个毛烘烘的东西原来是作家啊!

  此时,他穿着一件蓝色上衣,正趴在黑暗的门口,看她醒了,憋不住一下就笑了出来……

  那件蓝色上衣,是伏食离开之前,特意丢在他房间里的。就像在一个濒临死去的人身边,提前放了一件寿衣。上厕所的时候,作家随手把它穿上了。

  米嘉惊叫一声,坐起来。

  作家笑着朝她爬过来。

  他多日蜷曲在床,不活动,已经很虚弱。此时,他却陡然拥有了非人的力量,纵身一跃,无声地扑向了米嘉。

  另一个黑影出现了,挡在了米嘉和作家之间。

  伏食回来了。

  离开米嘉时,他没带走一分钱,却拿走了19号别墅的钥匙。

  ——天黑之后,伏食还被关在传染病医院里。

  传染病医院越来越安静,没有人在楼下围观了,他也不再嚎叫了。值班的医护人员,几乎忘记了这个狂犬病患者的存在。

  谁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
  孤独的他,解下皮带,缠在窗子的两根铁栏杆上,正在用力拧。他脑袋上的青筋暴鼓,双眼喷射出绿色凶光,一点点硬是把铁栏杆拧弯了,然后像钻出产道一样,从里面艰难地钻出来,灵活地爬下四楼,跑掉了。

  他朝玉米花园跑去……

  伏食的身上具有狼的基因,在最后这一刻,他显露出了狼的特性之一:忠诚。

  在作家张口要吃人的时候,他来救米嘉了。

  两个穿蓝色上衣的人,狼视眈眈。

  米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已经瘫软在床上,不知是害怕还是委屈,她哭起来。

  作家突然咧开了嘴,嗥叫起来,他的嘴角越咧越大,竟然撕裂了,甚至接近了耳根!鲜血流下来,变得像鬼一样恐怖!

  接着,两个人——或者说两匹狼——开始疯狂撕咬。撞得整个别墅都惊天动地响,甚至摇晃起来。

  作家的狂犬病刚刚爆发,病毒新鲜,力气奇大。

  伏食好像已经到了狂犬病的最后阶段:局部身体可能出现了瘫痪,身体歪歪斜斜,移动踉踉跄跄。他的面部极度扭曲,舌头长长地垂下来,流着粘粘的涎水……

  另外,伏食满口的牙齿大多被生铁硌断、硌掉,剩下参差不齐的几颗,都松动了,基本丧失了进攻能力……

  米嘉回过神来,哭喊着从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旁边逃了出去。

  最后,伏食先躺下了,呼吸变得越来越艰难,全身抽搐不止。

  作家的眼睛冒着绿光,盯了伏食一会儿,开始饕餮大吃……

  吃饱之后,作家心满意足地爬出19号别墅,远走高飞,消失在黑夜中。

  那么,小蕊和顾盼盼乳房,到底是谁吃掉的?

  这是整个事件中藏得最深的一个人。

  我们猜测:

  不是伏食。

  是作家。

  如果,伏食真的给作家输了血,那么,第一个顾盼盼被害死的时候,狂犬病毒已经在他身上潜伏了109天。

  当作家在电话中听到,顾盼盼已经死了的时候,感到了巨大的惊恐,全身剧烈哆嗦起来。

  强烈的刺激,引发他狂犬病发作,突然疯狂想吃肉。于是,他冲下楼去,开车直奔玄卦村,在伏食之前,一口口吃掉了顾盼盼的乳房……

  本来,那天他就应该察觉——米嘉雇的杀手杀错人了。可是,由辉把顾盼盼毁了容。

  在第二个顾盼盼被害那天夜里,作家在故事中写到:

  半夜的时候,他给米嘉打过一个电话。

  天快亮的时候,电话又响了,他以为是米嘉,接起来,只说了一声“喂”,就没有再说话,一直举着话筒听,脸色越来越白,正像3月8号那一天,米嘉在电话中告诉他,顾盼盼已经被除掉时一样,他的全身开始剧烈颤抖……

  这个打电话的人,很可能正是伏食。

  伏食知道,怎样刺激作家发病。

  在电话中,他挑明了两个顾盼盼的真相,并且告诉作家:那个真正的顾盼盼今天也被杀了,目前,还没人知道,她就静静躺在西京大学宿舍楼的厕所里,两只乳房秀色可餐……

  伏食把一块香喷喷的肉丢给了作家,他就喜欢看着作家变成疯狗的样子。

  作家果然犯病了。听着听着,他的双眼渐渐变蓝,面部渐渐扭曲——终于穿上衣服,跌跌撞撞走下楼去。

  他驾车来到西京大学的时候,天已经蒙蒙亮。

  女生宿舍在一楼,那时候还没有人起床。他潜入女厕,爬进了那个闩着的隔挡……

  顾盼盼的脸一片血肉模糊。这时候,他已经不管她是谁了,急切地撕开她的衣服,看到了那两只白嫩的乳房。

  这个美丽的胴体,曾经和他恩爱缠绵,他非常熟悉。

  不过,眼下作家已经不是一个男人,顾盼盼也不是一个女人。作家变成了一条疯狗,顾盼盼变成了一堆肉。

  他的涎水慢慢溢出嘴角。

  他的眼神,如同一个饥饿的婴儿,渴望着母亲的奶水。

  以上是我们的猜测。

  最后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你可以把你的判断告诉我们:qnwzcb@vip.sina.com

0

评论Comments